中国科学院物理所研究员王建涛应邀来我校讲学,唯物史观视野下道德意志本质探寻

图片 1
宝马评测

社会空间思维是同具体的社会形态、行为方式紧密联系的,“每个社会形态都建构客观的空间与时间概念,以符合物质与社会再生产的需要和目的,并且根据这些概念来组织物质实践”。而且,时间、空间随同社会行为方式的变迁处在自变与因变相统一的互动关系中。厘清和深化这一关系,将多方面展开当代空间思维与唯物史观相关性的分析。

图片 1

道德意志问题,是一个古老又常新的道德哲学问题,也是一个现实世界人的发展和社会发展积极建构的实践难题。根据唯物史观,要从社会历史角度,在社会物质生产关系中揭示道德意志的社会历史本质;要从主体的道德需要及对需要的把握角度,在能动性和社会制约性关系中揭示道德意志的能动性本质;要从社会实践角度,在实然与应然、规范与导向的关系中揭示道德意志实践精神的本质。

空间思维的创新性

11月22日下午,应我校物理与材料科学学院邀请,中国科学院物理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王建涛来我校讲学。报告会在物理南楼二楼报告厅举行。物理与材料科学学院各专业师生100余人参加了报告会。

道德意志的社会性本质

以往唯物史观对社会生产的关注多在于生产什么,用什么劳动资料和科学技术手段生产,聚焦于用实体物质运作来说明生产机制,而对生产活动的“时、空”形式关注不足。当代空间实践引出的空间思维,十分重视物质生产内容的改变对其运动的“时、空”形式造成的改变和再生产,关注和研究的视野“由空间中事物的生产转向空间本身的生产”,进而反过来又把空间形式从纯粹被动因素变为同时具备主动性、生产性的因素,揭示和肯定对社会生活的保障、表征、形塑、规制的强大作用。诸如栖居空间、生态空间、经济空间、政治空间、文化空间的形塑和意义,都成为空间社会逻辑关注、释读和寻绎的论域。这使得唯物史观不仅要重视社会存在的物质内容,而且应关注其运动的时空形式,形成了社会物质运动内容与“时、空”形式相统一的“全息”研究。此外,还需特别关注的是,空间的信息化、虚拟化生产,带来了社会行为空间形式的非物理性呈现。

王建涛以《锐钛矿二氧化钛的表面活性与水分解》为题,介绍了自上个世纪70年代以来人们对二氧化钛的研究工作及二氧化钛在多个领域得到的应用。二氧化钛的表面活性取决于其表面的形貌。基于近期的实验成果,分析了分析了理论计算的作用。结合自身的工作介绍了应用第一性原理方法深入研究了锐钛矿二氧化钛表面的活性及锐钛矿分解水的机理。

唯物史观认为,作为人类意识重要组成部分的道德意志,既不是先验的、神赐的、永恒不变的自在之物,也不是理性的、精神的、意识的派生物,而是社会物质生产关系的产物,是人们的生产实践尤其是道德实践的产物,是人的自然形成、社会形成、心理形成综合而成的产物。

社会资源、生产力、各类实践等物质因素的信息化存在,构成另类空间的组织要素,即没有对物理空间实在占据的空间活动,如信息经济、虚拟经济、虚拟现实等非实际占据物理场所之因素、活动的在场和出场,完全改写了当代社会空间的意义。唯物史观中“物”的概念,决非仅指社会生活的物理性存在,还包括物质因素的非物理存在如信息化存在,包括非实体性的现实空间和虚拟空间的存在与意义,并且认定它们具有彼此交织与互换的机制。这些空间的符号化、数字化生产,重释了类似于社会生产力、生产关系学说这样一些支持唯物史观的基础性理论,而当今生产力全球化的“泛在式”运行、生产要素配置和调节的网络化操作、生产关系跨领土空间的“脱域性”组合等崭新的空间机制,对传统理论形成挑战。

报告结束后,王建涛与现场师生进行了互动,就大家提出的相关问题和招生情况,给予了耐心细致的解答。

人的道德意志就是与人的需要相关的选择和调控能力,是在目的性道德需要支配下的选择、调控能力。从道德意志的人类发生学来说,人的道德意志不仅是自然界长期发展的产物,而且是社会历史的产物,是人的生产需要、社会需要和自身需要的产物。社会实践特别是生产劳动产生了道德需要,劳动为人类意识、意志的产生和发展提供了客观需要和可能,在人们劳动和交往中形成的抽象思维、自我意识特别是语言,促进了意志的发展。

唯物史观只有积极响应人类生存空间的这些新型实践和格局,接纳空间思维的新诠释,才能拓展论域,革新方法,在空间剧变中增强对全球化、城市化、网络化空间的现实解释力。

专家简介:

道德意志是人类思维能力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对道德生活内在需要的凝聚、强化和调节,是对外界关系的反映,是人的社会化关系的产物。自然界的客观存在、社会物质生活条件是道德意志产生的前提条件和客观性制约因素。人类对现实的或理想化的道德追求、探索、愿望和目的,通过社会实践对象化过程,在突破了主客体困境和条件的限制、约束中逐渐形成道德与道德意志。

空间思维的颠覆性改造

王建涛,中国科学院物理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大学岗位教授、博士生导师。1996年3月毕业于日本东北大学材料物理专业,获学士学位;
1996年4月-2000年9月在日本东北大学金属材料研究所学习,获材料物理博士学位;
2000年10月-2002年5月,物理所博士后; 2002年6月-2007年6月历任物理所
副研究员、科技处副处长、处长等职;
2007年7月至今任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兼任第一届、第二届、和第三届中国材料研究会计算材料分会委员、第八届中国地球物理学会环境地球物理专业委员会委员、中科院《科学观察》编委。2015年3月起,兼任中国科学院大学岗位教授,主讲《固体理论》。近年来致力于碳硅锗表面自组装以及碳硅锗体材料高压相变机制的理论研究。发表SCI论文100余篇,其中PRL七篇,单篇文章被引次数高达176次。

从个体的道德意志形成过程来看,不仅客观的社会物质条件是道德意志形成的基础和前提,是个人历史的产物,而且还需要主体的生理、心理条件。意志活动是大脑皮层支配下的一系列随意动作组成的活动,而随意动作是由大脑皮层运动区和自觉区调节控制的。人的意志不仅受大脑皮层运动区和自觉区的调节和控制,而且受整个大脑皮层的调节和控制。小脑和网状结构也对人们的意志行为起着重要作用。道德意志的形成还依赖一定的心理机制,以一定的道德认知为前提,为一定的道德情感所驱动,以一定的道德行为实现为依归。道德意志一旦形成,就会表现出自觉性、选择性、逻辑性特点,展现出自主、自决、自控、自制的品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