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报人群体的产生及其影响,郑州大学博士生导师王书彬教授应邀来我校讲学

宝马评测

(数学与信息科学学院 关晓红)

(物理与材料科学学院 张浩兴)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成立之后,《红色中华》《青年实话》《红星》《斗争》等一批党政军报刊陆续创办。邓小平、刘伯坚等9位红军报人的出现壮大了苏区报人队伍,这是与创党初期报人队伍在结构上的明显区别。更重要的是,苏区报人认为报刊除了要集中力量传播中国共产党的纲领路线方针政策之外,还需要为苏区党和政府的中心工作服务。因此,配合扩大红军、征集粮食等中共中央和苏维埃政府中心工作进行宣传,成了苏区报人的工作要求。此外,为了解决报社人手紧缺等问题和提高报道的准确性,苏区开始着力在各机关和各地方区委发展通讯员。网格化、系统化的通讯员队伍的建立,为后来“全党办报”思想的提出做了有益的探索和尝试。不过,随着“反围剿”的失利,中央红军被迫开始长征,苏区报刊活动由此结束。

王书彬介绍了一类具有外部或结构阻尼波动方程的研究背景,重点讲解了此方程带有初值问题的全局小数值解、线性阻尼Boussinesq方程关于解的最优衰减估计以及利用此线性估计,得到阻尼Boussinesq方程的唯一的全局的小温和解等问题。

报告结束后,胡飞与现场师生进行了互动,就大家提出的相关问题给予了耐心细致的解答。

他们接受了指派,也自然接受了中国共产党对报刊和报人的要求。在他们的潜意识里,自己的身份,首先是中国共产党人,然后才是报人。著名记者安岗的一次回答,充分证明了这一特点。1948年底,安岗在西柏坡遇到刘少奇等中央领导同志,刘少奇便问安岗是怎么办起报纸来的,他回答说:“党叫干什么,就干什么,是服从工作需要。”在他们看来,办报是革命分工的一种,报人也仅仅是众多革命岗位中的一个。组织指派的从业缘由,是他们对党管报纸、党管报人的高度认同。

报告结束后,王书彬与现场师生进行了互动,并就提出的相关问题给予耐心细致的解答。

专家简介:

长征抵达陕北之后,中国共产党在很短的时间内重建了政权组织、军事力量和宣传体系。从一开始恢复出版《红色中华》,到出版《新中华报》,再到延安《解放日报》《边区群众报》等报纸和《解放》《共产党人》《中国文化》《中国工人》等刊物的创办,延安新闻事业很快繁荣起来,报人队伍由此崛起。

12月2日,应河南省特聘教授郭宗明邀请,郑州大学博士生导师王书彬来我校进行学术交流,并在数学与信息科学学院103教室作了题为“阻尼Boussinesq方程的衰减估计”的学术报告。报告由郭宗明主持。数学与信息科学学院相关专业方向的教师和研究生参加学术活动。

胡飞以《被动毫米波成像探测与反隐身》为题,主要介绍了一种新型的目标探测技术。利用物体自身发射的毫米波电磁辐射和综合孔径辐射计阵列成像方法实现空中隐身/非隐身目标、海面舰船目标、地物目标等的成像探测。内容涵盖材料与目标的被动毫米波电磁辐射机理、信号特性,阵列信号接收与高分辨率、宽视场成像的理论与方法以及在反隐身、末制导等领域的最新研究成果。

投身中国共产党的文化人和知识青年,参加革命的初衷,并不是办报。但是,他们或由于早年有过报刊工作的经历,或由于展示出了办报的素养和能力而得到举荐,成为延安报人。本着“革命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的信念,他们在成为报人之后,即把自己融入中国共产党的报业之中,学习中国共产党的办报理念,并在办报实践中边干边成长。

12月6日下午,应我校物理与材料科学学院邀请,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胡飞来我校讲学。报告会在物理南楼二楼报告厅举行。物理与材料科学学院相关专业师生100余人参加了报告会。

在1949年以前,中国共产党报人大致可以分为创党初期报人、苏区报人、延安报人及根据地和解放区报人四类。按照前述界定,当时共有244人。其中创党初期报人74位、苏区报人24位、延安报人78位、根据地和解放区报人68位。作为一个群体,这四类报人之间,不是简单的、机械的延续关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