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手表那种,AI独角兽的半壁江山

图片 8
宝马娱乐1211com

近年来,几乎所有的传统实体企业都在变革营销方式,大家都在努力从产品交易转向品牌服务,为特定的目标人群提供高质量的服务。究其原因,就是互联网时代用户的消费升级了。

在智能网联汽车这条赛道上,吉利誓要做“领跑人”的决心已然展露无遗。

图片 1

图片 2

7月3日,吉利在上午刚宣布将围绕“汽车智能化未来”与百度进行深度合作后,下午就在博越PRO的全球首发会上,找来了高德、联发科技、京东、小米、喜马拉雅、考拉FM|听伴等多家互联网生态伙伴,为自身的智能车载互联系统GKUI站台。

采访 | 曲琳、韩敬娴

消费的本质与两类冲突有关,一个叫“体验落差值”,也就是消费者在体验的预期与实际感受之间产生的冲突;另一个叫“体验价格比”,也就是消费者的支出成本与实际获得感之间产生的冲突。而互联网时代的消费升级,不仅是实体企业产品功能的升级,更是关于消费者在“体验落差值”和“体验价格比”的升级,是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的升级。

图片 3

文 | 韩敬娴

消费者购买一件产品,看重的不再是其物质层面的功能诉求,更注重产品背后承载的价值、精神方面的品牌文化。换句话说,以前买东西只看能不能用,现在买东西要看它好不好用、有没有深层含义、有没有其他附加价值。

2018年,GKUI吉客智能生态系统横空出世。截至目前为止,已有22款吉利车型搭载GKUI吉客智能生态系统,用户数已超100万。

编辑 | 曲琳

针对这个问题,企业+互联网融合创新营销策划机构的李先生认为,传统实体企业的当务之急就是抓住消费升级的本质,然后在此基础上将原来的产品交易全面转向品牌服务。

在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总裁、吉利汽车集团总裁、CEO安聪慧看来,汽车智能网联产业将是中国汽车品牌参与竞争的新优势所在,而“智能网联”也将成为吉利产品新的DNA和硬核竞争优势。

如果一帮朋友玩CS时用枪打墙,大部分人看子弹穿透墙就会继续前进,但有人会从各种角度、用各种枪一次次打,试验子弹发生的变化。那个人,很可能是科大的校友。

实体企业的传统营销方式是“由内向外”,从产品与企业自身出发,打造品牌的方式也是大众传播类的营销手段。所以出名的企业往往是那些资金雄厚、舍得投资的大型企业,但在消费升级的新阶段,营销的三大基石——媒体、渠道、消费者的身份地位有所改变。

图片 4

这是个玩笑,但科大校友认真到“轴”的特点一览无余。

图片 5

事实上,自2016年起,配备前沿车联网功能已开始成为车型体现差异化与竞争力的手段。随着5G时代的到来,产业和技术的成熟也将进一步助推智能网联汽车产业的发展。

科大,全名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长年本科招生数量保持在1800多名,基本相当于清华的60%。它远离北上广,偏安合肥,建立初期就汇集了严济慈、华罗庚、钱学森、赵忠尧、郭永怀、赵九章、贝时璋等一批国内最有声望的科学家,初衷是培养研制“两弹一星”的尖端人才。

首先,企业无法只依靠媒体营销达成其定位目标,传统媒体不断去中心化,效果已经无法精确衡量;其次,传统渠道收集用户的难度越来越大,消费者的偏好在以前所未有吧的速度持续性变化。

根据国泰君安最近一份研报指出,智能网联汽车时代的到来,将开启万亿规模的汽车电子市场业。

但是在今天,这群科学家的种子选手,跑出来创业了。

所以,传统实体企业首先要做的就是将营销模式转变为“由外向内”。这就要求企业首先应定位目标用户,将目光聚焦在人上,人是改变一切的本源。因此商业模式的重心也要随之改变,将传统的“把生产的东西卖给谁”转向“为谁提供什么样的产品”,或者更进一步说,“为谁打造什么样的体验”。

其中,集成了车载信息娱乐系统、流媒体中央后视镜、抬头显示HUD、全液晶仪表、车联网模块等组件的智能座舱,将对消费者的购买决定起到关键性作用。

他们大量聚集在AI行业。2019年初在全球创投研究机构CBInsights发布的32家全球AI独角兽公司名单中,有10家就来自中国,其中4家创始人都是科大人:商汤科技创始人汤晓鸥、云从科技创始人周曦、寒武纪创始人陈云霁和陈天石、云知声创始人黄伟。

消费者买任何一件东西,其实都是自我意识、心理需求、生活价值在物品上的反映,如果产品不能为消费者赋能,满足他们在精神、价值层面的需求,那么企业未来的日子一定不会好过!

于是,从博越PRO开始,我们已经可以预见,吉利意欲抢食这个“万亿蛋糕”的行动和野心。

这还不够,其它奔向独角兽路上的AI创业公司里,的卢深视创始人户磊、肇观电子CEO冯歆鹏、云天励飞联合创始人田第鸿也都是科大校友;这些科大创始人前方有一位榜样级的师兄——刘庆峰,他所创办的科大讯飞也是语音领域最早登陆资本市场的。

“超级大脑”再进化

有意思的是,科大AI创业帮本是一群研究型创业者,但他们中大多数创办的时间恰好在2016年兴起的AI大潮前后,一方面短时间获得了极高的估值,寒武纪仅仅两年时间估值就达到了25亿美元,但另一方面AI企业的商业模式大部分还不成熟,科大讯飞花了20年探索语音市场,但在今天,20年显然太长。

7月3日,吉利正式发布了全新升级的GKUI 19吉客智能生态系统(简称“GKUI
19”)。首款搭载GKUI
19的“云智能SUV”——吉利博越PRO,也在此次发布会上全球首发亮相,并同步开启预售,订金2999元。

这是他们集体要面对的问题。

图片 6

从科学家到Founder:成群结队,融资顺利

2016年,一句“你好,博越”让吉利开始迈入智能互联时代。3年之后,在“新四化”热潮之下,吉利也开始思考,从博越到博越PRO,汽车的未来应该如何“进化”。

这两年,科大校友中曾经很“另类”的阿尔法公社合伙创始人许四清,变成了一个新的意见领袖。

于是,GKUI 19是吉利交出的一份新答卷。

一个宿舍6个人,只有自己不是博士——许四清面对《创业邦》自嘲。

按照安聪慧的说法,GKUI
19将使得博越PRO再次站在智能网联技术的最前沿,从而将智能互联精品SUV推进到比拼“超级大脑”的智能网联时代。

他自认为并非典型的科大人,在科大研究生毕业后直接进入微软工作,曾是微软公司华南区第一任总经理。但这在当时并非最好的出路,最好的是出国留学搞科研,成为下一个钱学森、华罗庚、贝时璋。接着他陆续担任过艺龙旅行网首席营销官、ChinaCache首席运营官、奇虎360首席营销官、美国中经合创投董事总经理。创业上岸后,又转向投资领域,成立天使投资机构阿尔法公社。

功夫AUTO留意到,GKUI
19搭载了第一款自主主导开发、深度自定义的系统级量产车规级别高性能芯片E01,有着强大的运算能力。

北京是科大人做科研和创业最集中的地方,至少每月都会有一次科大校友聚会,许四清是常客。校友之间介绍时,学术的最好成就一定会被提起,聚会上最受尊重的也是学问做得最好的,“曾有一个校友手上戴着五个美国Fellow的戒指,被认为是最牛的。”

发布会上,亿咖通的董事长沈子瑜以一场语速飞快的人机对话,充分地对外显示了该系统具备的灵敏响应速度和强大的AI实力。

而在这几年,科大创业者开始变多,身为天使投资人的许四清越来越多地成为科大校友们拜访的对象。他喜欢投资科大创业者,并且知道这群人的优势。他帮一位耶鲁归国的科大创业者在几乎弹尽粮绝之际介绍了一家对他的技术有需求的公司,通过技术转让拿到了数百万资金,渡过了难关。

图片 7

说起来AI不是唯一的技术“风口”,在它之前,3D打印、VR、AR都吸引了大批创业者和的关注,但这些风口里面的科大创业者不多。AI似乎为他们找到了一条宽阔且适合的“黄金”赛道:足够高精尖、足够革命、足够有挑战。

此外,GKUI还在多个方面实现了“第一”。例如是第一个拥有“智慧超级大脑”的系统,会主动学习;同步车机、手机日程,主动提醒日程安排;可根据导航和路况预判,智能推荐行车路线等;推出了中国汽车网联行业第一款量产智能出行手表——X
WATCH。

反过来,AI确实更适合科大创业者:数理基础扎实,专业以前沿科学和高新技术为主,大多在高校、企业做研究多年。

更值得一提的是,GKUI在全面融入更丰富的互联网生态服务基础上,第一次在博越PRO身上搭载了曹操品质顺风车,打通智能出行生态。

这自然就带来了资本的关注。科大人不仅跳进AI创业大潮,而且融资也很顺。

图片 8

陈云霁曾在龙芯团队十几年,他的弟弟陈天石毕业后也开始在龙芯团队工作,创业之前两人既有芯片研发经验又有人工智能技术研究经验,仅20人的研发团队在2015年就研发出世界首款深度学习专用处理器原型芯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